网站地图

pic

无法回避的未来与生态

书名:《太阳底下的新鲜事: 20 世纪人与环境的全球互动》
作者:【美】 约翰·R·麦克尼尔
译者:李芬芳
出版社:中信出版社
出版时间:2017年7月
 

◆禾刀

《圣经》有云“日光之下,并无新事”,在巨变的20世纪,这句话早已过时,太阳底下发生了太多新鲜事。

100多年前,面对凶神恶煞的美国白人,印第安人部落领袖、西雅图酋长在《这片土地是神圣的》一文中写道:“如果我们放弃这片土地,转让给你们,你们一定要记住:这片土地是神圣的。你们一定要照顾好这片土地上的动物。没有了动物,人类会怎样?如果所有的动物都死去了,人类也会灭亡。降临到动物身上的命运终究会降临到人类身上……我们深知:大地不属于人类,而人类是属于大地的。”

后来的结果表明,西雅图酋长语重心长的忠告并没有、当然也不可能引起征服者的注意,接下来北美大陆便掀起了工业化狂潮。

在全球知名环境史专家、《太阳底下的新鲜事: 20世纪人与环境的全球互动》作者约翰·麦克尼尔看来,自400万年前诞生之时起,人类对自然的改造便从未停歇,否则,人类不可能从强者如林的自然界中脱颖成为翘楚。让麦克尼尔最感忧心的是,整个20世纪,与其说人类是在改造自然,不如说是在挥霍仅有的资源,“许多足以造成生态变迁的现象以惊人的速度出现:丰沛的廉价能源与水源、人口大幅增加、经济快速增长, 与之相伴的, 当然还有亚马逊雨林的退化、印度尼西亚的森林砍伐、伦敦的空气污染以及愈演愈烈的全球变暖……”

麦克尼尔用详实的数据证明,人类生活的环境正在快速改变。表面看,今天全球人口已突破72亿大关,取得了历史上任何时期均无法比拟的骄人成绩,但人类欲壑难填,对自然的掠夺贪婪无度,全球约有1/3地表正遭受各种形式的土壤退化,而且大多还是“不可逆的破坏性;而20世纪末人类直接消耗了整个地球可用淡水径流总量的18%,另有54%以其它方式挪用,此外20世纪有数千万人死于水源污染。

2015年,美国知名记者、优秀科普作家、《纽约客》环境观察员和评论员伊丽莎白·科尔伯特推出《大灭绝时代:一部反常的自然史》一书,提出了一个重要预言,那就是我们赖以生存的星球正在经历新一轮“大灭绝”。据估计,全部筑礁珊瑚虫物种的1/3、全部淡水软体动物物种的1/3、鲨鱼和鳐鱼的1/3、全部淡水软体动物物种的1/3、全部爬行动物物种的1/5,以及全部鸟类的5/6,都在走向各自的灭亡。而世界自然保护联盟(IUCN)公布的2011年《濒危物种红色名录》显示,在生存状况已知的59508种生物之中,有19265种濒临灭绝,占总数的32.4%。

可以肯定的是,人类对大自然的贪婪透支,使“大灭绝”现象正在产生加速度效应。另一方面,虽然深陷水深火热,却如同温水煮青蛙,人类对于正在遭受的危险并未表现出应有的重视,更谈不上恰如其分的应对。

1972年国际科学家团队撰写的报告《增长的极限》指出,“如果世界经济持续目前的正常发展路径,人口继续增长,各国继续以目前的速度挖煤、钻油、生产食物并排放大气污染物,那么到了2100年,社会与环境就会崩溃”。1997年,科斯坦萨及其团队经过研究,直接给“增长的极限”精确地下了一个定值:33万亿美元——如果全球GDP(当时)中涵盖环境和“自然资产”预算,那么很可能会增长到33万亿美元。

33万亿美元后,人类将何去何从?没有自然资源的持续输血,人类还会存在吗?对此,麦克尼尔一针见血地指出,在20世纪,人类已经开始拿地球的未来掷骰子,而且对游戏规则全然无知。说“全然无知”未必言过其实,不管是否出于象征意义,1997年12月,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京都协议书签订,但随着美国等发达国家的退出,该协议书实际大打折扣。而2009年12月召开的哥本哈根气候大会,原本是人类协调共治温室效应的又一契机,结果又在各方斤斤计较中再度夭折。

毫无疑问,自然生态不断恶化的原因只有一个,那就是当前人类自以为成就非凡的发展策略“在生态上无法永续,只是我们不可能知道生态还能维持多久,或者即使真能维持下去还会发生什么事”。基于这一问题,麦克尼尔尝试提出了自己的解决建议,即如果历史能与生态真正相互整合,或者说当它们相互整合时,我们将对过去有更好、更完整、更吸引人、更全面,甚至可以说更复杂的概念。

这句话略显拗口,译成时下的话语体系应是,在当前政绩评价体系中,切入科学生态政绩评价体系,让生态友好成为牵引人类发展的重要规则。真正的困难或在于,人类千百年来形成的诸多短视恶习,短期内如何才能绝迹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