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| 注册 网站地图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环保常识

环保常识

宋代都城有没有内涝?

2017年05月25日 10:32

来源:杭州市环境保护局

点击量:

附件:
宋代都城有没有内涝? 

   

◆李开周

我的老家河南开封曾经是北宋都城,考古专家正在对那里的水系进行勘测。勘测结果表明,北宋时期外城护城河宽度超过80米,城中街巷均有明沟和暗渠,主城区干道两旁各有一条用青石板遮盖的砖砌暗渠,深4米,宽3米。

南宋大诗人陆游出生于北宋末年,幼年在开封住过几个月。他回忆说:“京师沟渠极深广,亡命多匿其中,自名为无忧洞。甚者盗匿妇人,又谓之鬼樊楼。”开封的排水沟很深很宽,又四通八达,有些亡命徒藏身其中,捕快难以捕捉到他们。甚至还有罪犯带着女人住在下水道里,美其名曰“鬼樊楼”。樊楼是当时开封最大最有名的酒楼,罪犯将下水道跟樊楼相提并论,说明那里成了他们的地下安乐窝。宋仁宗景祐三年(1036年),开封府捕快捉拿一个名叫张兴的通缉犯,多次行动均以失败而告终,最后开封府尹请示朝廷,暂时关闭了所有下水道的出入口,这才将藏身于“鬼樊楼”中的张兴及其党羽一举拿下。

记得好莱坞电影《蝙蝠侠》里的高谭市也有庞大的地下排水系统,里面居住着一群居心叵测的破坏者,如果我们哪天要拍一部类似的大片,或可以宋朝开封为背景,拍一部“宋朝蝙蝠侠”。

虽然北宋开封的排水沟如此宽广,但是仍然会发生内涝。

宋仁宗嘉祐元年(1056年),苏东坡和他的父亲苏洵、弟弟苏辙一起来到开封,恰逢农历六月,连日暴雨,开封被淹。据《宋史·仁宗本纪》记载:“水注东安门,门关折,坏公私庐舍数万区。”城内积水如山,城外蔡河决口,大水冲破东安门,房屋泡塌了几万间。苏东坡亲历此景,还写下一首诗:“忽意丙申午,京邑大雨滂。蔡河中夜决,横浸国南方。车马无复见,纷纷操栰郎。”在内涝如此严重的情况下,城里已经看不见车马,只有小船纷纷来去,偌大一座开封府变成了东方威尼斯。

文坛大腕欧阳修在开封也经历过一次内涝。欧阳修诗集里有一首长诗《答梅圣俞大雨见寄》,非常具体地描述了一场暴雨给开封造成的危害:顷刻之间水深没腰,人像动物一样在洪水和泥泞中游走。当时欧阳修正在开封租房,所住之处地势低洼,屋里进了水,青蛙在灶下鸣叫,出门就是汪洋大海,什么东西都买不到,连烧火的东西都没了,急得欧阳修差点儿把马车劈掉当柴烧。待雨过天晴,大水退去,好朋友梅尧臣来信慰问他,他在回信中说:“岁月行晚矣,江湖盍归与。吾居传邮尔,此计岂踌躇?”首都居住如此艰难,他下定决心要离开。

不是说宋朝的明沟暗渠非常宽广吗,不是说排水系统比较发达吗,为什么还会发生内涝呢?

原因很简单,无外乎以下两个缘由。

第一,开封整个城市的地势都很低,而且没有明显的坡度,暴雨小时尚可排水入河,倘若碰上连日暴雨,则汴河、蔡河、五丈河甚至黄河等周边河道的水位高涨,就会倒灌入城,甚至还有可能决口。

第二,宋朝京师人口极其稠密,居民改建和扩建住房的需求极其强烈,私心压倒公益,占据河道和破坏暗渠的现象时有发生,使得原本四通八达的排水管道不能正常发挥作用。

如《宋史·包拯传》记载:“中官势族筑园榭,侵惠民河,以故河塞不通,适京师大水,拯命悉毁去。”某太监给自己建造别墅,非法侵占惠民河的河道,导致该河淤塞不通。有一年开封再次发生内涝,开封府尹包拯趁机拆毁了那个太监的别墅。